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美食

城裏嘚月光7z7z

2019-01-30 23:46:44

城里的月光

听到娘讲了文的事之后,她决定去前院嬷嬷家去看看。

冬天的夜似乎变得很薄,没有风也感觉着丝丝的寒气。这样的夜,月的光也清寒。白色的美好的月光,温柔的梦一样的月光。

好在只有几步远的地方,门虚掩着,推门叫了声:嬷嬷在家么?

进来吧,赶紧进来吧,是妮吧?赶紧进来。已经二十好几多了,嬷嬷却依然叫着小时候的小名。

掀开门帘,嬷嬷正坐在床头,怀里揽着宝宝,嬷嬷10个月的孙女。

接过睡熟的宝宝,嬷嬷长长的叹了口气。

这么小的孩子,他们真忍心丢下啊!只说了他们几句,文就把嘴撅得那么高!俺那儿子啥也不说。可怜的孩子啊!

文、他,还有她是一起拉着手长大的。上小学时,文和她亲得像亲姐妹一样。只是后来,文和他一起上了高中和大学,而她却因为父亲的早逝,母亲的多病,辍了学。

毕业后,留在同一个城市,两个人也结了婚。但因为工作关系,不得不把孩子留在老家。嬷嬷心疼孩子小,文问她,要不你跟我们去市里?

去那老远?我可禁不起折腾。

只这样一句话,文他们竟提前走了。宝宝哭,嬷嬷也跟着哭。

宝宝睡的很熟,小嘴嘟着,小脸红红的,还有长长的睫毛。眉目之间,就是他的模样。把脸贴在宝宝的脸上,听到很轻很均匀的呼吸。

边走边轻轻的摇着熟睡的孩子。

嬷嬷,文就是那个脾气的,心直口快的。你是看着我们长大的,还不知道么?她是有口无心,你别放在心上。他们把宝宝留下,不就省得你整天惦记了么?看看宝宝,啥也没什么的。

理是这个理啊,可,孩子不是委屈不是?

没有答嬷嬷的话。只是弯下头轻轻的亲了宝宝红红的小脸颊。

是那一年了,也亲过和这个孩子模样一样的那个人,也是那样轻。

在一个有月亮的晚上,在那棵枣树投下来的影子里,她轻轻的亲了他的脸颊。那是她辍学的那个晚上,他说,他以后会对她好,他会好好的上学,以后把她带到很远很美丽的地方去。

于是,小小的她,红着苹果一样的脸,用初开的蓓蕾一样的嘴亲在他的脸上。月亮也跟着羞了似的躲去了云里。

再次看到的时候,是大学毕业了。那个人牵着文的手,大声笑着。围着一院的人群中,她低着头走了。那特意换上的新衣,似乎嘲笑着什么。

没过一个月,她就结婚了。

昨天晚上回家时,路过嬷嬷家,看到那棵歪出墙头的枣树。想起曾经有人把树上的青枣子摘下来,给她吃,还有那个有着凉凉的月光的晚上。

望了一眼,转过头往家走。谁知迎面竟看到了他。因为宝宝感冒,他去给宝宝拿药。

很安静的,两个人一齐都停下了脚步。

什么也没有,只是月光,在两个人之间流淌。

妮。她抬起头,看着叫她名字的人。已经那么沧桑了吗?看不到眼镜后面的眼睛里的光彩,只看到肥大的衣服架在他的身上,还有一些月光班驳地落在他瘦削的脸上。

我很好。你也要很好。她匆匆的走开,没有说一句话。

回到家,关上门,哭了,没有声音。

年华匆匆呵,谁和谁一定会是必然?没有什么既定,所有的东西都时光上面漂浮摇摆,生命是一场空旷,各自寻着各自的去处。

嬷嬷,不怕的,我娘也没什么事的,她可以帮你一起带宝宝。停了一下,又接口说到,还有我。

妮啊,嬷嬷知道你心里的苦啊!

嬷嬷,妮很好的。抱着宝宝的手紧了紧,似乎想得到什么,或者是已经得到了什么,或者是不再想什么。

出了嬷嬷家。一路月光,干净安宁。

他那里的月光会是什么样的呢?

一定是像现在的月光这么漂亮,不,应该还要漂亮。

深圳快干胶研发定制
20千瓦柴油发电机报价
微信小程序开发公司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