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娱乐

私车在站内候客畅通无阻机场小巴客运站公然

2019-03-09 07:12:13

私车在站内候客畅通无阻 “机场小巴”客运站公然揽活

来源:武汉晚报

红衣女子(左一)揽客后,将乘客带到站内候车区,将乘客的行李装上一辆银色小轿车。何晓刚 摄

昨天,小老板程江兵致电本报,说他在武昌的宏基客运站准备乘坐机场大巴去天河机场,被人领上了一辆破旧的富康车,结果多花了80元钱。他想弄明白这所谓的机场小巴到底是不是黑车。昨天,来到宏基客运站暗访,体验了一把机场小巴。

乘客客运站售票处买票

在站内竟被带上小黑巴

程江兵是咸宁通山人, 在福建泉州做生意。前天下午2点,他赶到宏基客运站,想搭乘机场大巴赶下午4点05分到泉州的飞机。一进站就有很多车托围拢过来,询问他去那里,他没有在意这些人的询问,而是径直走到售票处购票,他花了32元买了票之后,询问售票员,能否赶得上飞机,当时售票员告诉他,可以去服务台咨询。

当他来到服务台时,一名自称是工作人员的中年女子告知他,肯定赶不上,极有可能会误机,并告诉程先生客运站有小巴,40分钟就能到机场,费用可能高些。

程先生表示可以去看看,该女子就直接带着程先生到停车场,中途没有人检票,也没有工作人员阻拦。来到停车处,程先生才发现所谓的小巴就是辆破旧的小富康车,而且里面已经坐了3位乘客。

程先生称当时他已购买大巴票,他以为只需要再增加50元就可以乘坐小巴。没想到车行到半途,司机就开始催促他们交钱,称到机场时间很急,到时没有时间找零。程先生就问是否只用给50元就行,没想到司机很不耐烦地说,必须给80元。而且,直到,程先生也没有要到票据。当时,程先生还看到,有一名女乘客给了司机100元,没有找零。

程江兵问:原本以为这些巴士是公家经营,怎么会这样呢?

车托带客无票进站

工作人员熟视无睹

昨天下午2点,来到宏基客运站。一个穿红色毛衣的中年女子来问:到那里去啊?说:去机场。女子问:几点的飞机?说:下午4点05分到贵阳的飞机。

女车托自称是没穿工作服的工作人员。她说,马上三四点钟车流高峰就来了,城内会堵车,搭乘大巴肯定赶不上。装作心动,没有购买大巴票,直接被她带进停车场。路过检票台时,旁边站着两个穿工作服的人正在聊天,像没看到车托和似的,没有进行阻拦。

在站内停车场里,停放着一辆小汽车,车托称这就是机场小巴。坐进小汽车内等待,下午2点20分,上来一名学生,她是下午6点的飞机到南宁,也被车托告知赶不上,要坐小巴才赶得上。

车托揽客时,告诉需要80元才能坐小巴。等待约半小时后,车托没有凑齐乘客,而表示要赶时间,车托就提议让加20元,就可以马上走,以费用不合理为由拒乘。

据了解,这些费用都是可以商量的,谁赶时间就需承担20元的过路费。如果不赶时间价格可以谈,一般情况下都是80元左右。而一辆车可以带三四名乘客,可以收300多元。

当询问这些车是不是客运站的车辆,司机称他们缴纳了管理费用,是客运站的车辆,他们这边有好几辆小巴,这趟是他今天的第二趟生意。

机场小巴站内开进开出

客运站说是非法运营

返回站内,找到服务台询问穿工作服的人员,她们说两个小时乘坐大巴到机场来得及。

随后拨打宏基客运站客服,咨询相关情况。客服人员表示,客运站到机场的车辆只有一种,那就是机场大巴,没有所谓的机场小巴或机场快巴,这些车辆就是非法营运的社会车辆。一般情况下,大巴两个小时可以到达机场,如果说需要三个半小时,那就是堵得水泄不通的时候,但这种情况很少遇到。

在停车场外面的天桥上,可以看到客运站里面的情景。半小时内,有数辆小汽车从侧门开进客运站,没有工作人员进行阻拦。有几辆小汽车停靠在几辆大巴间长达两小时,中途无人过来询问。

一小时后,有两位拖着行李箱的女乘客,被那红衣女子领到一辆车牌为鄂AMW849的银灰色小汽车边,这两名乘客放好行李后上车。经交管部门查询,该车为私家车,不具备营运资格。

我本来就怀疑这些车是私营车辆,根本不能算小巴,而明显是黑的。程先生说,这些车辆能够停在客运站的封闭停车场里,且这些车托能够顺利绕开监管,这又让他觉得这些车可能是客运站的车。

这些机场小巴冒充客运站的车辆,车托站在服务台附近冒充工作人员揽活,这些都充满迷惑性,很多乘客因此上当。程先生说:如果真的赶时间,我更愿意选择乘的士,而不是坐这些黑的。

在站内坐上机场小巴

出事故难找客运站追责

乘客以为自己乘坐的是客运站的机场小巴,还觉得自己很安全,即使多花80元也没啥,但是这些车辆没有营运资格。程先生问,如果遇到交通事故,他们能否找客运站追责?

湖北今天律师事务所律师杨明勇表示,如果乘客有证据证明这些营运车辆确实接受客运站管理,与客运站存在关联,那么,遇到交通事故后,客运站和营运司机都要承担相应的;如果乘客无法证明营运车辆和客运站的关系,那么,乘客只能找营运司机追责。此外,如果营运司机和车主并非同一人,且车主知晓借车用于营运仍然借车给营运司机使用,那么,车主也要承担连带。

同时,杨律师还提到,由于很难举证营运车辆和客运站的关系,所以遇到这类问题,乘客很难找客运站维权。

宏基客运站客服人员表示,购买机场大巴车票时,乘客可以购买一份价值1元的保险,也可以选择不购买。同时,在32元的车票里含有1元强制险。如果遇到交通事故,乘客的利益可以得到保障。

乘客选择乘坐客运站附近的黑的,或听信闲杂人员的话,在被欺骗的情况下乘坐非法营运的车辆,如果遇到交通事故,和我们客运站就没有任何关系。客服人员称,客运站每天都在用扩音器循环播放提示语,告诫乘客不要相信闲杂人员的话,也不要乘坐黑的。

见习欧阳崧

【链接】

西安曾出现黑车

抢机场大巴生意

据《华商报》今年2月12道,西安钟楼机场大巴乘车点,车托拿着对讲机站在乘车口,让乘客误以为他们是工作人员,然后借口时间来不及了,游说乘客乘坐黑车前往机场。而部分黑车司机,专门在机场大巴乘车点附近蹲守,欺蒙外地游客。西安市交通运输管理处运政稽查支队支队长谭敏说,他们联系公安部门,协商解决办法,会采取措施重点整治。

此外,兰州、广州等地也曾出现黑车抢机场大巴生意的情况。

承兑汇票兑现
成都格力空调维修
芯片回收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